难以想像,我已经结婚了。那是个充满了喜乐和值得庆祝的日子,一个与家人及朋友分享爱的日子。在我的身边站着的是我的妻子,一个我所爱的女人。对于我们这个婚礼很特别,更是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我曾经相信我是不可能结婚的。在我结婚的三年前,我迷失在自我的找寻中,在四处绝望地搜寻着爱和被接纳。我那个时候是个变性者,至少我的心理医生这样称呼我。外表上我是个男人,但我却感觉自己被困在一个错误的身体中,满脑子充斥着想要改变自己外在性别特征的渴望,从而使我的身体更加吻合于我相信在精神和情感上我本该属于的那个性别。我说服了自己,并且也努力地去说服别人,如果我想有个有意义的生命的话,我必须做变性手术。

小时候看电影时,我注意到女孩子总是英雄关注的焦点和爱得对象。 当我想到我希望自己能被别人那样爱和对待时,我的心总感到伤痛。多年以后,带着孩童时的幻想,我变得像个女人,希望最终能得到真爱。

我生命的前半部分充满了情感悲剧。在我4岁的时候,酗酒的母亲在一次车祸中丧失性命。在这以前,我曾遭到一位所谓的家庭好友的性侵犯。 母亲去世后,我和父亲被分开一年。我生活在一个情感的真空中,没有人肯定和滋养我作为男孩子的性别认同感和安全感。后来在学校里,我常常因自己的女性化行为被同学嘲笑、拒绝和身体虐待。尽管我试图遵从常规,我还是常常被人贴上同性恋和失败者的标签。这样我日后有了性上的问题就不奇怪了。作为一个青少年,我还没有认为自己是一个同性恋,然而,我非常清楚地意识到同性对于我的吸引,为此我感到害怕和羞愧。几年以后,当我最终融入同性恋的生活圈子时,我感到解脱,感到被接纳和理解,我找到了可归属的地方。我一度感觉非常不错,人生似乎开上了一条快车道,身边总是被许多认同和增强我同性恋生活方式的人所包围。

我最终落脚在了夏威夷,并在那里开始了完全追求黑暗,将自己浸泡在火奴鲁鲁同性恋的生活中。夏威夷有一些成熟且有责任感的同性恋,但我却和其他很多同性恋一样并非如此。我接触童妓,滥用毒品,以及有时涉入危险的街头生活。但同时我也开始厌倦我这种生活方式。在那接纳和爱的承诺的美丽外衣下,我更多看到的是痛苦、怨恨和绝望的人。他们都在寻找那个唯一的和自己完全相配的伴侣来成全自己。那些宣称是彼此相爱的同性伴侣之间总是充满嫉妒和怀疑。我问自己,这段关系能持续多久,难道这就是生活的全部吗?我的很多同性恋朋友说,我们生来就是同性恋,我们不能改变什么。一些人甚至相信上帝造他们为同性恋。

在我几个月的东方旅行之后,我得知我的两个很要好的同性恋朋友在参加一个同性恋者的教会-火奴鲁鲁大都市教会。这家教会公开地欢迎同性恋者参加,并且解释说圣经中上帝是会祝福一对一的同性伴侣关系。

那个时候我对神没有什么兴趣,但我却很喜欢宗教肯定我性倾向的观点。在这之前,那些信神的人虽然通常很真诚,但他们传达给我的信息似乎只是谴责。我想上帝只爱异性恋者。最后我的两个同性恋朋友成为了夏威夷第一对结婚的同性伴侣,我也成为他们婚礼上的一个伴郎。

1977年的春天,我结束了在军队服役的生活回到了我的家乡。几个月后,我接到在夏威夷那两个已婚同性恋朋友的信,告诉我他们的关系结束了,并且他们脱离了同性恋的生活方式和身份认同。他们现在成为了基督徒。他们说那个同性恋教会的说法不是真的,但我可以在圣经中自己找到真理。他们希望我能够理解他们,结尾说他们在为我祷告。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我当时只是觉得他们俩是叛徒。

我想要通过变性手术成为女人来寻找那个爱我的男人的尝试开始了我自己走出同性恋旅程的第一步。虽然我最终并没有机会做那个手术,但我确实开始了荷尔蒙的治疗并像女人一样生活了一年半之久。即使这样,我还是很清楚变性手术不会真正解决我的问题,也不会给我带来真爱。当我意识到靠自己我处理不好自己的生活时,我最终开始认真地寻求神。我打开圣经,知道我能在那里找到我的答案。

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你们若甘心听从,必吃地上的美物,若不听从,反倒悖逆,必被刀剑吞灭。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以赛亚书118-20)

当我读到这段经文的时候,我被击碎了。我跪在床前痛哭流涕,多年来迷失的生活中所积攒的苦毒,罪恶感和羞愧感全部迸发了出来。我向神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和罪,哭着向他祷告说:神啊,我自己改变不了我自己,但我愿意被你改变。我知道你有这样的能力,求你使我成为你想让我成为的男人。!

能取悦神,被爱,不被拒绝,这是我所有想要的。当我向神祷告,将我的生命放在他的手中,相信他的时候,那个以前的老我死了,一个全新的我重生了。到底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虽然不能清楚地知道,但我却感觉非常好。我感到平安,洁净,被赦免,并且确信神会与我同在,帮助我过一个完全不同的生活。

那重新点燃的在神里面的信心使我走上了一条我曾经认为决不可能的崭新的人生之路。不是说我自己努力不再作同性恋,其实如果那是可能的话,我更本不知道如何去做。但是,我愿意停止我自己定义的生活方式,我顺服了神。那是1980年的1月。

那个时候,我的同性恋朋友都认为我疯了。他们说过不了一星期、一个月、或者一年我肯定会回到同性恋酒吧。但我再没有回去。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开始的时候我有很多的挣扎。但就像很多值得做的努力一样,我的坚持证明是值得的。今天,从以前的那些问题中走出来,我非常满足于现在的生活。从1982年以来,我非常满足于作丈夫和父亲。这些不是要证明我不是一个同性恋,而是我从未想到可能会拥有的一个全新生命的见证。我被神医治的过程经历了时间和很多的功课,在这过程中我也得到周围朋友不断的鼓励和帮助。更重要的事,我的被医治更取决于我愿意和神合作的心。在过往的多年中,在我全球到过的每一个地方,我所认识的那些走出同性恋生活方式的人,之所以他们能够被神医治,都是因为他们顺服神,全心效仿基督。虽然我永远不会过一个好像我从来没有过同性恋背景的生活,但我却能过一个完全超越曾经有过那样经历的生活。

我作为自己最严厉的批评者,有时很难看到神在我的生命中所带来的改变。按照这个社会的那种很不现实的所谓男人的标准,我可能永远达不到。但是我却可以按照一个不同的价值观念来生活,这就是仰望耶稣。他是我的榜样,是我的终极目标,他是我心中的渴望。

在过去的充满了挑战但也让我获得满足的十年新生活中,我有机会到世界各地去帮助和牧养那些在性方面破碎的人群。我见过上百个甚至上千个已经克服各种性方面混乱的男男女女。还有更多的人在被医治之中,在一个与上帝和好彰显上帝得胜荣耀的过程之中。就如同我们经常说的:上帝不仅要在最终的结果中得着荣耀,而且要在这过程中得荣耀。成为一个基督徒仅仅是个开始。

一天晚上,当我正准备要上床睡觉时,主在我的心里讲话:照照镜子,告诉我你看到什么。我照了一会儿,说:我看到一个新生命。主说,是的,再看看。我继续看,我说,我看到一位君王的孩子,一个耶稣的仆人,一个从以前生命的死灰中重新获得的荣美形像。然而,我知道这不是主所要的答案。主要展示给我的是什么呢?我又看了一次镜子,

你看见什么了,我的孩子?

我明白终于了:我看见了一个男人,一个在镜子中的男人,那就是我。